文物中的抗美援朝丨一把成為“功勳武器”的十字鎬
2020-09-22 15:59來源:央廣網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劉婧媛

  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,志願軍使用了步槍、機槍、火炮、手榴彈等多種武器。然而,一把十字鎬也成為了一件特殊的武器。

  1950年11月初,中國人民志願軍首戰雲山,美軍騎兵第1師遭到了沉重的打擊,狼狽南逃。志願軍第39軍第116師第348團9連奉命於半夜時分沿偏僻小路疾進,行進在雲山以南15公里以外的公路上。連長命令4班埋伏在這裏,卡住逃敵。“無論如何,也要堅決堵住公路,決不能放跑一個敵人。”“只要你們堅持住,後面兄弟部隊馬上就可趕到。”

  接受命令後,班長帶兩個組埋伏在公路左邊的一片稻田裏準備戰鬥。副班長趙順山則帶着機槍組佔領公路右邊長滿荒草的淺溝,同彈藥手於世雄、副射手田有福一起,準備快速挖就一個長方形的散兵坑。結果,工事還沒完全準備就緒,美軍的汽車、坦克、裝甲車閃着刺眼的車燈,像一條火龍,一輛接一輛地開過來了。

  此時,全班戰士的心中只裝着一個誓言:我們一定要卡住他們,一定要讓他們嘗一嘗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厲害!這時,班長鎮靜地下達命令:“準備戰鬥!”立刻,戰士們跳進了半就的工事。頃刻間,沉重的坦克碾着公路衝過來,闖到距離埋伏點10多米的時候,機槍、大炮一齊開火,雨點般的子彈在頭頂上掠過。很顯然,美軍已經發現這裏有埋伏。

  志願軍還沒抬起頭來,一輛坦克忽隆一下就竄過來了。“怎麼搞的!爆破組怎麼放跑了坦克!”隨着爆破組長範吉太一躍而起,黑色的爆破筒一晃,伴隨着震耳欲聾的巨響,一下子將裝甲車炸癱瘓了,噴湧的火焰直衝雲霄。跟隨而至的汽車撞到了癱瘓的裝甲車屁股上,一輛接着一輛在公路上塞起了長龍。車上、炮架上的美軍頓時驚慌失措,還沒反應過來應該怎樣應付當前的局面,就已經被志願軍憤怒的子彈送上了西天。

  很快,後上來的美軍部隊清醒過來了。只見指揮官揮舞着手槍,指揮士兵們端着槍衝了上來。趙順山果斷地端起機槍兜頭就是一梭子,嘩啦倒下了一片,後面的則抱頭鼠竄。

  美軍要奪路南逃,於是憑藉後續人多,瘋狂地向4班陣地發起衝鋒。戰鬥中,趙順山剛剛按上一個新的彈夾,忽然聽到“呯”的一聲車門響,從身邊的汽車上下來了一個身魁力壯的美軍士兵,嗥嗥怪叫着,衝上來搶奪趙順山手中的機槍。這一爭一奪,兩人廝打在一起。正在你死我活的爭奪中,又從卡車上跳下兩個大個子,張牙舞爪地撲向趙順山。

  在這緊急關頭,於世雄和拖着腳傷的田有福躍出工事,一人抱住一個,扭打起來。此時,趙順山猛力一拉,美國兵失重了,仰面朝天摔進了散兵坑。可是,美國兵一隻手牢牢地抓着機槍不放,另一隻手卻伸到腰間去摸手槍。趙順山則一隻手死死地按住掏槍的手,另一隻手緊緊抓住機槍不放。

  趙順山作為武器的十字鎬

  相持之中,美軍依仗塊頭大,一個鯉魚打挺掙脱出去,快速掏槍。説時遲那時快,一旁得空的於世雄一手打掉了美國兵的手槍。趙順山眼疾手快拾槍射擊,可是怎麼也扣不動板機。瞬間,趙順山看到了仍在與美軍搏鬥的於世雄背上插着的一把十字鎬,於是猛地上前抽出來,使出全身力氣,照準搶槍的美軍腦袋刨下去……那個同於世雄扭打的美軍見狀,撒腿就跑。“哪裏跑!”趙順山手起鎬落,穿過抱着腦袋的雙手,整個鎬頭刨進了美軍的腦袋裏。這時,田有福則死死地拽住同他肉搏的美軍不放手。趙順山第三次舉起鎬頭,砸碎了美軍的腦袋。就在這時,嘹亮的軍號沖天而響,志願軍的增援部隊趕到了,殲滅了南逃的美軍,圓滿完成了任務。

  志願軍副班長趙順山以十字鎬為武器,一連刨死3個美國兵,榮立一等功。這把十字鎬,也成為“功勳武器”珍藏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。

  (作者:軍史專家姜廷玉)